classic case
上千个案例,上百个长期合作伙伴
新闻动态
联系我们

公司电话:4006-678-768

企业邮箱:ydel@ydel.com

公司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小堡佰富苑工业区

产品推荐
最新文章
独特的记忆,独特的享受
文章出处:易德利    人气:    时间:2018-09-12
 

▼秦皇岛沿海沙丘刺槐林,Robinia pseudoacacia forest on Qinhuangdao coastal dunes

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然?什么才是这片土地最核心的地方?桑海沧田,在历史的长河里,万事万物都在不停地变化。当内陆文明遇见海洋文明,历史上不宜人居的沙丘荒滩也逐渐焕发新生,引人瞩目。沙丘变密林、荒滩变农庄。中华文化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数千年历史中,充满了为更好地生活而奋斗的传说。愚公移山、精卫填海、夸父逐日、女娲补天……知其不可而为之《山海经》奇幻的传说激励着人们,成为中华文明自强不息的精神源泉。生态环境的变化并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,一部分人悲观,但总有另一部分人保持乐观。中华文化延续数千年,总有她的道理吧。场地的灵魂在我们看来,不是刺槐林、不是沙丘、不是滨海,而是自然和世事的变迁,以及人类渺小而又顽强的生命力。

▼公园鸟瞰,aerial view

 

山海乐园|Shanhaiching Park

中国人苦中作乐的精神表现在方方面面。“生年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。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”。现实生活的辛苦需要多多度假才能平衡过来。在阿那亚度假的人需要的是放空、放松和单纯的快乐。世界上不仅仅有异兽饕餮、穷奇、三尾讙……当《山海经》的奇幻之旅遇见现代度假胜地之后,鱼骨亭、鳗鱼长凳、海星花田、攀爬海螺和五爪章鱼滑梯的构思蜂拥而至。沙丘和道路之间狭长的三角地带变成了儿童农庄,包括农场和乐园。

▼农场鸟瞰,farm aerial view

▼海星花田,池塘收集的雨水通过互动提水装置流经水渠,为蔬菜提供灌溉,starfish flower field, the rainwater collected by the pond flows through the canal to the interactive water lifting device to provide irrigation for the vegetables.

▼灌溉水渠,irrigation canal

▼互动提水装置,the interactive water lifting device

▼踩压提水装置,step pressure water lifting device

▼鳗鱼长凳,squid bench

▼鱼骨亭,fish bone pavilion

▼鱼骨亭内部,inside the fish bone pavilion

▼不同材质的公园边界,park boundaries with different materials

▼池塘,the pound

▼池塘边的咖啡厅,cafe by the pound

▼儿童乐园鸟瞰,Children’s paradise aerial view

▼滑梯,slides

▼木桩探险,wood piles adventure

▼滑索,strop

▼攀爬海螺,climbing conch

公园内的各种参与性设施除了常规功能之外,被赋予了一个个有独特意味的形式。它们只宜存在于此时此地。

▼从林间小路回望游乐设施,looking back to the recreational facilities from the forest path

 

林中冥想|Meditation in the Forest

“在现代社会中,唯一能够与灯红酒绿、人心浮躁的现代都市抗衡的是沉默无言、由来已久、蕴意深长的自然界”(程虹《宁静无价》)。滨海的自然不仅有永恒的海浪、沙滩、荒草、日出和云彩,还有几十年前人工种植的刺槐林。贫瘠的沙丘上只有生命力格外旺盛的刺槐林才能生长。刺槐林夏季茂密浓绿。冬季萧瑟枯败,季节的变换在这里被放大。对刺槐林的设计尽量简单,让人直接面对自然。我们希望人们能在进入刺槐林之后放慢脚步,甚至停下来,感受时光的流逝。

▼俯瞰林间小路,overlooking the forest path

▼通向森林的楼梯,stairs to forest

▼林间小路,forest path

▼弧形跑步道,curved runway

▼半透明的亚克力棒是光影捕捉器,似透非透,将真实与虚幻叠加在一起,the translucent acrylic stick is a light and shadow catcher

▼亚克力墙面细部,acrylic wall details

“北方的海  没有美人鱼  那海上只有浪涛  阴鬱的天空下  浪涛发疯了似的撕咬”

曾经在北半球的滨海度假胜地Cape Cod工作生活过两年。夏季照样的热,但水很凉,游客很多。冬季的海只有浪涛和孤独。由“最孤独的图书馆”而红遍大江南北的阿那亚甲方找到我们的时候,我的第一反应就是“在海滨,谁需要一个公园?”的确,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,逃离现代都市到达海滨,最想要的是大海、海滩、沙丘、日出、日落……谁需要一个海滨的公园?曾经去拜访过James Corner在LA的公园,Tongva Park。公园设计的很好,但没有多少人使用。因为人都在海滩上。记得刚刚到Cape Cod工作时,每天下班我们都会开车绕到海边,去走几步或者看一眼。后来有一天突然意识到居然已经好久没有去看海了。阿那亚是一个度假地,但超多一周时间的度假,并不会每天每时都去海滩。想到这些,我们觉得海滨的公园应该也有它存在的意义吧。

▼细节之美,the beauty of details


在线咨询